孟。

【DC】Aestheticization of violence.04「下」

林魚

蓝色的星球在我们身后。

又是一个绿灯军团出动的好天气,我和乔丹被夹在中间,夹在被撒在黑色幕布上密密麻麻的绿芝麻中间。寂寥的宇宙不会因为尘埃的消逝而感叹——她看不见我们,她看不见任何东西是因为她不想看见。

我们的战争就像感冒药和流感病毒在身体里的挣扎,到头来还是被分解排除,此刻每个人身后蓝白相间的五星级酒店大厅里放着的切面水晶球只是个衬托,用来告诉我们就算死也是光荣的死在高级会所。

每个人都在等待,一秒,两秒,三秒,等着即将来打脸的拳头。

「感觉又回到了那些永远熬不出头的日子,」我说,「我的好同事哈尔•乔丹在我身边与我并肩作战。」

约翰从我右边飞过来,他的指环闪闪发光,「哈尔,军团已经准备就位了。」

「那我们就在这里等,决不能让他们碰地球一下。」

你怎么知道他们就会来,说不定他们也会因为喝咖啡晚点或者是用约会做借口不去集合。我把双手叠在脑袋后面质问他,余光帮我数着约翰来的方向有几百个陌生的面孔。

曾经最伟大绿灯侠宠爱的学生用他的眼神夹了我一下,之后他不动声色地伸开胳膊,黑绿相见的遮蔽物勾勒着他肌肉弯曲的线条。「赛克斯,」他说,「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我们得好好喝一杯,」我转身对约翰说,身后的绿芝麻发光,发光,发无精打采的光,像一宿没睡觉。

「你可真耀眼啊,盖。」他把硬邦邦的视线从布利兹和炼克身上挪开来打量我,「听说你蓝了。」

「挺像你风格的。」他又说。

显然这就叫做场景设定,故事人物出现在什么地方,谁是红色的,谁是蓝色的,谁还活着,而谁已经死了。

你用一生的时间来把自己演绎成一个主角,摄像机跟着你跑。但在别人的片子里你依旧是个看十次都不一定记得住脸的群众演员。这个主角有可能不爱刷牙,有可能有了女朋友还要缩在黑暗小房子的电脑前看毛片,主角担心自己的脸不够俊,担心拿不到美式橄榄球比赛的奖学金,担心开车的时候被不遵守交通规则的大货车撞飞进绿化带里。

担心一切别人不知道的东西。

这里有上千个主角演一场戏,剧名叫做「保卫地球」。

发行公司像是被磨砂玻璃挡住了LOGO,黑乎乎的煤炭糊成一团。

演员名单有一千多行。

制片人,无。

编剧,无。

导演,无。

主角不死,剧情不结。



*



第八,尊重生命,如非别无选择不使用暴力。

空间撕裂出现一扇巨大的门,色彩混在一起闪闪发光,他们的门里也是黑色的宇宙,与现实混在一起。老远我们就看到了苍蝇一样的家伙从门里成群结队地挤出来,刺眼的绿色就像直视太阳的时候会被灼伤眼睛。

他们一窝蜂地扑向我们,我看见绿色的大炮在对面撑起来,黑不溜秋的炮口对准了我们,约翰大叫了一声,他身后的绿灯侠们都伸出了手臂,戒指能量汇聚成盾牌挡住了那一炮,「轰」的一声炸开后所有人都冲了上去,或叫喊或沉默,绿色的武器交织在一起,切面水晶球体前乱作一团。

「去你的乔丹!」我用锤子抵开朝我身上扑的人,接着抓住那只扒在我肩膀上的触手抡起胳膊向前甩了出去并且用具现化的武器补了他一锤,「对方他妈的为什么是绿灯侠!」

「我不知道!」哈尔的大叫仿佛穿过时空隧道传到我耳朵里,他俯身躲过一颗极速飞过来的绿子弹,用具象化的砖墙挡住攻击,噼里啪啦。

炼克凑到我跟前,在几个看上去十分陌生的脸冲过来的时候他挺直自己的身体吐了他们一脸番茄酱,真空里燃烧的火是愤怒。

噢,干得漂亮。

「盖!」他大喊,「他们是怎么和你说的,打“自己人”是吗?!」

我怎么知道乔丹脑袋被什么玩意挤了。我收回锤子把它变成一把红色的电锯,通电后发动机旋转的声音即使没有猎物在它之下也让我想起德州电锯杀人狂,现在我正举着它准备朝一个似乎没打过照面的「绿灯侠」具现出来的大尼斯湖水怪劈下去。

杀了他,杀了他。戒指告诉我。

我却被艾瑟玟的小龙拳从背后偷袭个正着,电锯消失的瞬间我往前踉跄着稳住身形,炼克也把目光投过去,为了看看我这位前同事到底是不是为我叛变的事现在就憋不住打算教训我了。

「你他妈发什么疯,艾瑟玟!」我又用红色的屏障接下他第二次的攻击,这时候从我背后突然出现的绿色光束拖着长尾巴在我耳朵旁边「嗖」地飞了过去把对面的疯子撞出了好远,我回头看见了另一个小龙人。

操?我看着他说。

「看起来我们遇到了一模一样的我们自己——」他露出嘴里食肉动物特有的尖利牙齿甩甩尾巴上的戒指,就像人们在开枪之后喜欢在枪口吹口气。

这次麻烦大了。

第九,优先处理辖区内最大的威胁。

我不知道战斗持续了多久,难以想象小蓝人是如何容忍他们的残忍程度,我敢说他们比我们遇到过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坏蛋都做的绝。我不错眼珠地看着不远处飘来的断肢。

约翰•斯图尔特被绑架了。

「至少我们成功保护了扇区2814…」一个脸上有花纹的人不敢大声说话,看起来是个刚进军团的新兵蛋子。

成功?你管在连是自己人还是敌人的尸体都分不清的战场上踹他们的屁股叫夺得胜利吗。断肢飘远了,我斜他一眼。

保护扇区2814的代价就像每一次绿灯军团倾巢出动那样——我们见证至黑之夜,见证绿灯之战,见证每个在我们身旁倒下的主角结束他的电影。

布利兹和炼克拼命拉着我,而基洛沃格则挡在乔丹对面,他的手抓着基洛沃格的肩膀想把他推开,然后面具下的五官拧成一团,眉头紧皱。他朝我大喊大叫,戒指闪闪发光。

红灯戒指说,能量数值百分之六。

「你居然让我戴着蓝灯戒指来帮忙,结果对方是他妈绿灯侠!数量还是我们的二倍还要多!好极了——现在约翰被他们带走了!」我控制不住,兴奋剂胶囊发挥作用了,憎恨和愤怒重新回到我的身体的血管里流动起来,红色的能量混着唾沫喷出来,布利兹拉着我的胳膊说够了,盖,够了。

我指着他的鼻子,「而你却总是把事情搞砸!」

「你以为——」

哈尔•乔丹只说了几个词基洛沃格就呵斥地叫出了他的名字,他抓着乔丹往远离我的方向走,做每次我们打架他都会做的事,一边走一边大声地说用来调解的话。而我依然控制不住自己地责怪,咒骂,连同着过往的事,想到什么骂什么。

你因朋友陷入困境而愤怒。

「啪,啪!啪——」

布利兹连甩了我三巴掌。现在感觉好多了。

还活着的绿灯侠看着绿灯军团前荣誉守卫和现任荣誉守卫打嘴架,彼此对骂最难听的话。我保持着被她扇耳光时候偏头的姿势,我把红色的怒火往下咽,感觉像是生嚼了两根蜡烛。

第十,维护军团的荣誉。


评论

热度(20)

  1. 萧远歌北归 转载了此文字
  2. 新月探照灯。北归 转载了此文字
    被最后一句捅了个对穿【号哭
  3. 孟。北归 转载了此文字
    林魚
  4. Collection_Fish北归 转载了此文字
    林魚